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门高手论谈 >
中国古代建筑的奇门
来源:http://www.916085.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9-03-14 05:00 * 浏览 :

  原名贾珺,工学博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建筑史》丛刊主编。

  中国古代建筑和武侠小说中的绝技一样,有正派与奇门之别。记载江南建筑做法的《营造法原》类似《碧血剑》中的《金蛇秘笈》,奇变横生,轻巧灵动。

  作者按:本文通过与武侠小说中虚妄的各种武功秘笈的类比,来解说现实世界中真实存在的中西方古今建筑典籍,难免牵强附会,凡对武侠和建筑不感兴趣,或无法忍受这种奇怪类比方式的读者,敬请绕行。

  金庸小说《碧血剑》中有一位“金蛇郎君”夏雪宜,虽未正式出场,却是隐形的主角,极富个性魅力。此人自幼身负血海深仇,导致性格扭曲,为人阴毒自私,计谋多端,但又天良未泯,尚存一丝温情。因为全家五口被浙江石梁温家高手杀害,他立志报仇,在苗疆结识五毒教的何红药,盗取教中三宝——金蛇剑、金蛇锥和藏宝图,练成绝世武功,以残酷的手段报复温家。

  金蛇郎君后来与温氏之女温仪相爱,决定罢手,却又中了温家五老的奸计,误服毒药,被擒后挑断经脉,武功全废。之后他用计逃脱,隐身于华山一座山洞之中,写下一部《金蛇秘笈》,被《碧血剑》主角袁承志所得。

  金蛇郎君在石室中设置了重重机关,把《金蛇秘笈》藏于铁盒,埋在地下深处,又在石壁上刻画了几百个简易人形以作图示。书的封面上有“金蛇秘笈”四字,内页写满小字。他在另一只大铁盒中准备了一本伪书,内容迥异,涂满剧毒,专门让心术不端的人上当送命。

  袁承志仔细阅读《金蛇秘笈》真本,发现“前面是些练功秘诀以及打暗器的心法,与他师父及木桑道人所授大同小异,约略看去,秘笈中所载,颇有不及自己所学的,但手法之阴毒狠辣,却远有过之。”读到后面,知道“秘笈所载武功已与自己过去所学全然不同,不但与华山派武功无丝毫共通之处,而且从来不曾听师父说起过,那也并非仅是别有蹊径而已,简直是异想天开,往往与武学要旨背道而驰,却也自具克敌制胜之妙。”

  接下来是一套“金蛇剑法”,需要使用形如盘蛇的金蛇宝剑才能运转自如。书中专门载有发射金蛇锥的方法。最后三页“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口诀,参照前面所载,有些地方变化精奥,颇增妙悟,但一大半却全不可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书还附有一张藏宝图,指示建文帝埋藏在南京魏国公府的大批金银财宝。

  《金蛇秘笈》上记载的功夫非常庞杂,最厉害的还是那套金蛇剑法,“怪招如剥茧抽丝,永无止歇”,其中绝招“金蛇万道”“虽是一招,便如有千百招同时发出一般”,连武功最强的大反派玉真子都无法抵御。金蛇锥是一种十分凌厉的暗器,发射手法尤为奇妙。

  除此之外,书上载有轻功身法、拳法和刀法。拳法主要是“金蛇游身拳”,模仿水蛇游动的身形而创。袁承志曾经转授给失去一条右胳膊的罗立如一套独臂刀法,也出自这部秘笈。书中另外专门设有一章“破敌篇”,叙述崆峒、仙都等门派的武功以及破解之法。

  金蛇郎君以蛇为号,这套技法也像毒蛇一样迅捷绝伦、变幻莫测、凶险毒辣,虽非光明正派,临机对敌时却十分有效。袁承志精通华山派内功、剑法、拳脚和铁剑门的轻功、暗器,但遇到强敌时,每每使出《金蛇秘笈》上的招法,才能化险为夷。

  正派功夫出自少林、武当、华山等名门大派,或大理段氏、姑苏慕容氏等世家,或丐帮、铁掌帮等顶尖帮会,以及无量剑、仙霞派、天龙门等许多二三流的门派,无论水准高低、风格如何,都讲究修炼时循序渐进,有益身心,出手时堂堂正正,收发自如。

  奇门武功比较驳杂,其中相当一部分纯属邪派妖术,如星宿派、血刀门、五毒教,修炼方法偏于污秽肮脏,对自身往往有害,对敌手段血腥残忍,而且大多擅长使毒;还有一部分虽非邪术,但亦非正道,如《九阴真经》中的“九阴白骨爪”、白驼山的“蛤蟆功”、波斯明教的圣火令功夫,手法诡异,奇变横生,令人匪夷所思,《金蛇秘笈》也应当归于此类。

  中国古代建筑同样也有正奇之分,不仅类似武功中的正派与奇门之别,还可比拟兵法中的孙子与李广,唐诗中的杜甫与李贺,一为正统,一为异出。

  就明清时期而言,以《工部工程做法》为代表的官式建筑属于典型的正派风格,一柱一梁,端端正正,好比《碧血剑》中的华山派;而江南、徽州、岭南、巴蜀等区域的地方建筑则属于奇门风格,其中尤以江南建筑最成体系,构架别具一格,变化繁多,檐角飞翘,奇异灵动。有一部名为《营造法原》的典籍详细记载了明清时期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的建筑形制和各种构件式样与尺度权衡,恰如《金蛇秘笈》一般。

  苏州地区经济发达,文化昌盛,一直保持优良的传统建筑技艺,特别是位于太湖之滨的香山一带,几百年来名匠辈出,被称为“香山帮”,明朝永乐年间奉诏入京建造紫禁城的建筑大师蒯祥就是香山人。姑苏城内外大量美轮美奂的宅第、园林和寺庙都出自本地的能工巧匠之手,形成相对独立的流派,足以与北京地区的官式建筑相抗衡。《营造法原》就诞生在这个号称“人间天堂”的地方。

  《营造法原》的作者姚承祖(1866-1938),清末同治五年(1866年)出生于苏州吴县香山之东的胥口镇,其家族世代以营造为业,祖父姚灿庭是当地著名的建筑匠师,曾经写过一本《梓业遗书》,叔叔姚开盛开了一家从事建筑设计与施工的营造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姚氏颇有些类似姑苏慕容氏那样的武林世家。

  姚承祖自幼丧父,家道贫寒,十多岁就在叔叔的厂里学木匠,二十来岁即已成名,一生中在苏州设计建造了百余座精美的建筑,代表作包括怡园藕香榭、邓尉山香雪海梅花亭、木渎灵岩山寺大雄宝殿等。

  除了执业之外,姚承祖很重视建筑理论探索和工匠教育,民国元年(1912年)在家乡成立鲁班协会,亲自担任会长,召集同行工匠,切磋技艺,还在玄妙观旁设立一座梓义小学,专门吸收工匠子弟入学,用心培养下一代。20世纪二十年代,姚承祖受苏州工业专门学校邀请,登台讲授建筑学,成为由工匠而投身学界的第一人,仿佛国画界的齐白石大师。讲学之余,姚先生整理祖传的秘籍和图册,总结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在讲稿的基础上,于1929年著成这部《营造法原》。

  姚承祖将书稿先交给建筑史学一代宗师刘敦桢先生审阅,刘先生转交中国营造学社社长朱启钤先生,1935年又转交张镛森先生。张镛森先生字至刚,也是苏州人,193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建筑系,不但对此书做了细致的校订,而且利用业余时间对江南经典古建筑实例进行测绘和摄影,扩充了若干文字和插图,于1937年完成增编本,但一直未能出版。

  新中国成立后,张镛森先生继续对书稿进行整理和精简,重加注释,增添插图,终于于1959年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正式刊行,被誉为全面记述江南古建筑营造制度的唯一宝典。可惜姚承祖先生已经不幸于21年前辞世,未能得见。

  《营造法原》全书正文共有十六章,约13.6万字,另有51张图版和172帧实物照片,分别相当于《金蛇秘笈》书上的文字和石壁上的参考图形。此书文字接近白话文,夹杂少量文言,流畅浅白,不像古代建筑典籍那样曲奥。张镛森先生重绘的平面、立面、剖面图版完全是现代制图方式,一目了然。

  各章的内容分别是“地面总论”(建筑平面布局、基础做法)、“平房楼房大木总例”(普通建筑的大木构架)、“提栈总论”(屋顶坡度计算)、“牌科总论”(斗栱构件)、“厅堂总论”(厅堂类建筑)、“厅堂升楼木架配料之例”(构件用料尺寸及细部构造)、“殿庭总论”(殿庭类建筑)、“装折”(室内装修)、“石作”、“墙垣”、“屋面瓦作及筑脊”、“砖瓦灰砂纸筋之例”、“做细清水砖作”、“工限”(人工定额)、“园林建筑总论”、“杂俎”(杂项),堪比《金蛇秘笈》的主体部分。

  另有附录三章,分别为“量木制度”、“检字及辞解”、“鲁班尺与公尺换算”,相当于《金蛇秘笈》中的附录“破敌篇”。书中还记录了许多工匠的歌诀,类似《金蛇秘笈》中的武功变化口诀。

  袁承志在研读《金蛇秘笈》时发现,书上所载的剑法、拳掌以及对敌策略与号称名门的华山派武功全然不同,但又独辟蹊径,巧妙之极。凡是熟悉《工部工程做法》的人看了《营造法原》,也会感觉书中所载的建筑构件名称、形制、做法与同时代的官式建筑差异极大,却又自成一体,深有匠心。前者如神龙昂首,端庄严谨,气度威严;后者如金蛇盘旋,灵活机动,气韵飘逸——恰是一正一奇,各擅胜场,难分高下。

  《营造法原》将建筑分为平房、厅堂和殿庭三类,平房加建至二层者称“楼房”,厅堂建二层者称“楼厅”:“平房结构简单,规模较小,为普通居住之所;厅堂结构较繁,颇具装修,昔为富裕之家,作为应酬居住之所,或为私人宗祠祭祀之用;殿庭则为宗教膜拜或纪念先贤之用,其结构复杂,装饰华丽,较厅堂为尤甚也。”由此可见,这三类主要根据使用功能和复杂程度来区分,大量的普通住宅为简单朴素的平房,尺度最小;一些富裕家庭的客厅和家祠为厅堂,尺度较大,结构较复杂,装修较华丽;而寺观祠庙之类的公共性建筑采用殿庭形式,尺度最大,也最为复杂华丽。这大致相当于由低级到高级的三套剑法。其余装折、石作、砖作部分大概相当于掌法、暗器之类,工限类似内功修炼运转次数。

  《营造法原》中的许多术语源自江南工匠师徒之间的口传心授,与北方官式建筑迥异。例如清代官式建筑称斗栱为“斗科”,江南称“牌科”,其种类较少,直接以大斗的尺寸来命名,如果大斗宽七寸、高五寸,则称“五七式”,小一等的是“四六式”,更大的是“双四六式”。官式建筑将檩条逐渐升高、屋面起坡的过程称为“举架”,江南称“提栈”。弧形的屋顶结构官式叫“卷棚”,江南称“回顶”,又名“鳖壳”。再如《营造法原》中将木架称为“贴”,将“穿梁”称为“川”,将架数称为“界”,均与北方官式建筑称谓不同。如此不胜枚举。

  明清时期江南地区建筑有些构件形式直接承继更早的朝代,而这些样式在同时代的官式建筑中已经消失,比如形如弯虹的月梁,远比北方的直梁更富有美感。还有一些手法,例如厅堂室内的顶棚称作“轩”,有各种复杂的造型,如船篷轩、鹤胫轩等等,北方地区极少出现,但在江南地区却很普遍。还有一种枫栱,雕刻镂空花卉,也是北方所无。这些内容都没有见载于《工部工程做法》,但在《营造法原》中却言之凿凿。书中评价枫栱时说:“虽欠庄严,然颇具风趣”——这大概与袁承志对《金蛇秘笈》中奇异武功的看法很类似。

  《营造法原》详细解析了江南建筑屋角起翘的做法,谓之“发戗”。“戗”(音枪)就是角梁,其中有“嫩戗发戗”一式,起翘的幅度极高,利于通风,轻盈机巧,如灵蛇昂头、飞鸟卷翅,又似高明的轻功,令人印象尤为深刻。书中对此评论道:“南方戗角兜转耸起,如半月状,虽不若北方之庄重,然揆诸环境气候,亦无不宜,轻巧雅逸,是其特趣。”

  《金蛇秘笈》所载武功大多为金蛇郎君根据自身的实战经验,结合各派功夫总结而来,内容芜杂,略显凌乱,不像名门正派世代相传的武功图谱那样有相对严谨的章法。《营造法原》原稿源自匠师实际操作经验,在编纂上也较为粗疏,体例不严,经过张镛森先生的整理之后,已有很大的改善,但相比《营造法式》、《工部工程做法》这样的官书而言,在逻辑性上依然有一定差距。

  尽管存在一些局限,《营造法原》对于理解江南建筑的地域风格和古建筑维修、仿古建筑设计仍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当代建筑界对此书十分重视,除了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的权威版本之外,相关研究成果还有祝纪楠先生所著的《〈营造法原〉诠释》、侯洪德与侯肖琪二先生合著的《图解〈营造法原〉做法》以及东南大学、同济大学师生的若干论文。

  在《碧血剑》的末尾,《金蛇秘笈》的唯一传人袁承志携情侣、徒弟和几位朋友远避海外,秘笈所载武功很有可能在异乡继续流传,影响超出中土范围。无独有偶,近三十多年来海外屡次营建中国古典风格的园林,往往以苏州园林为蓝本,以《营造法原》为依据,打造原汁原味的传统建筑式样。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明轩和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公园内的逸园,在遥远的美洲大陆重构经典的江南建筑形象,厅堂亭榭清秀宛然,神韵依稀,正是《营造法原》这部典籍特殊价值的又一次直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