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客家码王 >
山西王永安诈骗1000余万行踪成迷 此前债务缠身
来源:http://www.916085.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9-04-12 03:06 * 浏览 :

  山西众心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永安,因涉及合同诈骗,涉案资金高达1351万元,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在网上通缉。这是继邢利斌之后,最近又一事发的吕梁企业家。

  日前,记者从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公安分局获悉,山西众心钢铁有限公司(下称众心钢铁)董事长王永安,因涉及合同诈骗,涉案资金高达1351万元,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在网上通缉。这是继邢利斌之后,最近又一事发的吕梁企业家。

  众心钢铁一度上榜山西百强民营企业榜。在2011年的榜单上,众心钢铁排名43位,其实在当时,众心钢铁已经处于事实上的停产状态。在2010年工信部发布的《2010年未彻底拆除落后产能的企业名单》上,众心钢铁在列,其被工信部认定为应被淘汰的生产线台”,未彻底拆除的原因则是“涉及债务资金处理,暂不能拆除”.

  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吕梁,王永安是最早涉足资源业的企业家之一。出生于1965年的他,1993年即进入了钢铁冶炼行业,创立了山西众心钢铁有限公司。在企业经营的高峰期,厂房占地超过500亩,拥有3000余名职工。在获得财富的同时,王永安也收获了各种光环身份:他曾任山西省第十届政协委员、吕梁市民营企业家协会会员、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第三届理事,以及,山西省文水县第十五届人大代表。

  从明星企业家到诉讼缠身,并被公安机关追逃,王永安是怎样一步步走向了他失控的人生?

  2003年,王永安经山西省交城县信用联社董事长韩振荣介绍,与山西古冶实业集团岚县鑫昇矿业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古冶实业)的王见刚一起出资购买了山西岚县大源采矿厂,包括大源采矿厂的露天采矿厂、四个采矿洞和有磁选厂,总投资共2700万元。根据双方签订的合伙协议,400万元由王见刚投入,2300万元由王永安投入(其中包括王永安吸引资金1000万元占股份的30%),剩余股份王见刚占34%,王永安占34%,韩锐峰占2%.韩锐峰为介绍王永安与王见刚合作的山西省交城信用联社董事长韩振荣之子,但韩锐峰并未接受2%的股份,王见刚、王永安实际各占大源采矿厂35%股份。分配原则是企业产生利润后,先付投资款,即王见刚400万元,王永安2300万元。

  仅仅半年之后,双方就基本收回了前期的投资款项。根据2004年3月28日双方形成的《股金确认及分配方案》显示,截止到2004年3月25日,王永安的众心钢铁公司从大源采矿厂提取了2094.29万元(其中现金1000万元、矿石1024.29万元),古冶实业公司从大源采矿厂已取210万元。这样的投资回报速度堪称惊人。在王永安与其合伙人后来因股权纷纠对簿公堂时,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测算出大源矿厂每个月的平均利润高达359万元。

  从大源矿厂分得作价1024.29万元的矿石的当年,2组平特四肖连,王永安前赴青岛,以众心钢铁的名义,与青岛钰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钰也)签订了一份炼钢生铁购销买卖合同。合同约定,由青岛钰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向山西众心钢铁有限公司购买炼钢生铁10000吨,每吨单价2480元。

  合同签订后,青岛钰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按照合同约定,于2004年11月20日向众心钢铁支付预付货款1500万承兑汇票。但是,众心钢铁在收到青岛钰也的预付货款之后并未完全履行合同。

  一直到2011年,青岛钰也在内部审计中,发现尚有1351万元未履行,即通过向法院起诉的方式,要求众心钢铁归还未执行完预付款项。在法院送达通知书后,青岛钰也发现此时已联系不上王永安,这才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公安分局立案。李沧公安分局在随后的两年中,多次赶赴山西吕梁,却始终未能联系上王本人,于是在2013年12月17日对其发布了网上通缉令。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王永安何以始终未执行与青岛钰也签订的购销合同。事实上,从2004年8月起,因合伙人之间的股权纠纷,王永安就已事实上独占了大源矿厂的经营权和收益,履行仅10000吨的炼钢生铁合同,对其控制的众心钢铁来说,应该并非难事。

  其中的端倪,或可从王永安在2010年任山西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提交的一份提案中看出。

  这份提案的编号是669,案由是“关于依法纠正吕梁市、岚县两级政府在太钢袁家村铁矿区资源整合中违规行为的建议”,第一提案人王永安。王在提案中表示,由于“太钢袁家村铁矿区资源整合”,造成“众心钢铁巨额经济损失,公司因资源整合失去矿产资源优势,选矿及炼铁炼钢被迫停产,从而造成3000余名公司职工失业,公司因此技改停滞,所属企业停工停产,负债累累,诉讼缠身,使公司及旗下企业遭受了灭顶之灾。”

  王永安的这份提案中提及的太钢袁家村铁矿区资源整合项目,是在2004年11月30日,由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钢)与吕梁市政府签订的《铁矿、煤炭、焦煤框架协议》涉及的。根据这一协议的设计,太钢拟在吕梁岚县建设一个年产500万吨钢铁项目,即是后来太钢投资百亿的“袁家村项目”.此时已由王永安独占经营权的大源采矿厂,正好位于太钢袁家村项目拟整合的范围内。

  为确保太钢项目进驻岚县,2019绝杀二肖。岚县政府于2006年7月7日以岚政发(2006)32号文件(通知):“决定从即日起对太钢项目范围内31户采矿企业,17户选矿企业(共54户)停止整治建设,电力部门停止供电,所涉企业遣散民工。”根据这一通知,大源采矿者应于7月停产,但实际上一直生产经营到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时,才正式停产。

  因此,即使事涉太钢袁家村项目,按照大源矿厂的生产能力,履行与青岛钰也的合同或者退还款项,也绝非难事。

  在大源矿厂被太钢整合后,王永安控制的众心钢铁共计从太钢收到了高达3.8亿元的整合补偿款。2010年,王号称在山西文水县经济开发区,以众心钢铁的名义,投资“1×1380立方高炉及配套设施项目”,项目总投资号称5.56亿元。但这一项目从未真正开展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王永安控制的众心钢铁,悄然将自己的企业属性换成了“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在2012年山西省工商局发布的“外商投资企业年检催检公告”中,注册号为 的众心钢铁未再参与年检。

  从此时起,王永安开始处于一种事实上的失联状态。作为山西省文水县第十五届人大代表,他已几乎不在每年的人大会议上露面了。在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公安分局对其立案侦查后,办案人员曾多次赶赴山西文水县,请求文水县人大常委会暂停其执行人大代表的职务,均未获正面回应。更离奇的是,2013年12月27日,山西文水县人大常委会专门派了两人工作组前赴青岛李沧,要求李沧公安分局向其汇报案情。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水县官员透露,还有更高级别的文水县领导为此事前去青岛,为王永安“协调此事”,企图让王以补上款项的方式,“销掉这个案子”,但最终没能办成。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