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客家码王 >
K12培训机构高冠教育广州6校区突然停课
来源:http://www.916085.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9-04-13 16:20 * 浏览 :

  K12培训,是近年来教育培训行业的热词,无数教育机构打着K12培训很重要的名号吸引家长,家长也趋之若鹜不甘人后,生怕错过孩子K12培训的时机。近日,广州K12辅导机构高冠教育多个校区被爆突然关门停课,员工被拖欠工资、学员被欠课程费用。南都记者了解到,2014年成立的高冠教育主打中小学一对一培训,在广东有8个校区,其中广州6个校区均已停课,公司法人代表姜志伟已无法取得联系。深圳两个校区现已更名“翰文英才”继续授课,公司法人代表及股东均为高冠教育此前的高管。

  目前,广州已有600多位家长正在积极维权,预估剩余课时费上千万元,同时,高冠教育有80余名员工报案,称被欠薪近200万元。

  令家长们不安的是,姜志伟因“经营不善”停业并非首次。其曾在2011年创办广州精上教育,于2014年以经营不善突然关停,后陷入多起法律纠纷。在姜志伟转让股权、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多起纠纷的债务均未执行,导致员工及家长赢了官司却未拿到钱。

  “第一次报名是在2018年2月,当时缴费金额是55000元,课时200。在课时还没上完的时候,老师开始进行第二次交费的引导,2018年7月交了79500元购买300课时并赠送了25课时。”越秀西门口校区的家长李礼告诉南都记者,孩子目前还剩66课时与25附送课时,近2万元费用。

  南都记者从一份高冠教育的收费标准单上看到,一对一教学在小学、初中、高中各年级均有开课,每小时教学收费标准依据购买时长的不同而变化,购买100、200、300小时费用不一,购买时间越长越优惠。这份收费标准显示,有效执行周期为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尚未到期,一场多校区停课的风波突然而至。

  3月2日晚,广州除黄埔校区外的5个校区均收到班主任信息,宣布停课。通知显示,“因场地租金即将到期,这两天校区工作人员突然无法联系到公司法人代表出面解决上述问题,多次电话、短信及微信联系,无正面回应应该如何安置无处上课的学生,导致校区员工被迫暂停工作、停止上课。”

  3月2日,提醒彩民六博是什么肖。多个校区的学员收到关停信息。越秀西门口校区的门前,被物管贴上了《关于解除房屋租赁合同的通知》。通知显示,西门口校区并未依约缴纳2月租金,物管多次催租未果。截至3月1日,校区逾期交租超过一个月。物管解除其合同,并不予退还12万元的履约保证金,同时要求高冠教育清还2月房租及相应违约金。天河校区门前也被物管贴上催缴函,1月20日至2月28日的租金尚未交付。

  一位在高冠教育天河校区的全职老师高群告诉南都记者,其已工作1年半,被欠薪两个月、共3万元。目前,老师们已向警方报案,参与报案的员工有80余人,被欠薪共近200万元。

  高群透露,除了越秀西门口校区、公园前校区、天河校区等广州五家高冠教育于3月2日发信息告知关门停课,黄埔校区也于一周后宣布停业。

  目前,百名家长组建了多个维权群,统计人数与所欠课费。部分统计数据显示,家长所缴纳的补习费用多在3万-7万元之间。最多一位买了1000节课,缴费20万,目前还剩334节课未上,被欠课时费66800元。

  一名家长代表罗雨告诉南都记者,据估计有600余位学员尚未完成课时,剩余课程金额约达1500万元。家长报案后,警方已受理。罗雨称,去年11月,高冠教育越秀东山口校区和白云校区就已关停。机构以租金高、消防不通过等理由,将这两个校区的学员安排至越秀西门口和公园前校区。

  令家长们不安的是,高冠教育法人代表姜志伟“经营不善”停业的做法早有前科。2014年1月,姜志伟运营的广州精上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多个校区突然关停,老师工资未发,家长上门追讨学费未果,后陷入多起课时费、劳务报酬纠纷,金额达数百万。

  姜志伟创立的精上教育曾被卷入多起诉讼。当时,维权家长无法证明精上教育构成刑事犯罪,当地警方未能立案,家长们进行了民事诉讼。“由于表面是经济纠纷,能否认定诈骗需要看情况。”北京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文战解释,如果在收集大量资金后突然跑路,被认定诈骗的可能性较大。但时间拖长一些,经营者以经营亏损等为由说经营不下去才关,很可能无法按刑事案件处理,只能走民事诉讼。

  天眼查显示,精上教育的法律诉讼达53起,多为2014年家长起诉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教育培训合同纠纷及员工起诉的追索劳动报酬纠纷,判决结果均为精上教育需支付培训费及劳动报酬。

  然而,精上教育并未执行法院判决。上述多起纠纷的执行案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本案应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法院称,在执行过程中查明“两被执行人均已歇业,原经营场所已由出租人收回”或者“被执行人已不在原住所地经营,去向不明”。

  这导致赢了官司的家长和公司员工也无法获得赔偿。南都记者注意到,2011年5月26日成立的精上教育,姜志伟出资15万元,占出资比例的50%,徐芳芳和张晓兵各出资7.5万元各占25%。

  姜志伟任原告的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3月5日,张晓兵的股权转让给刘品春,并由其任执行董事及经理,担任法人代表。姜志伟出资比例为41.67%,徐芳芳为33.33%,刘品春为25%。2013年10月30日,姜志伟将其所持41.67%股权,以价值人民币零元转让给刘品春,刘品春占66.67%股权,徐芳芳占股33.33%。股权转让后,刘品春“愿意履行并承担姜志伟在精上教育公司中的一切权利、义务及责任”。

  “实践中有人会在经营过程中找人替代自己当股东及法定代表人,表明没有钱偿还债务。”杨文战表示,此次高冠教育的“跑路”如未被警方立案,则在民事诉讼的执行阶段要有专业人士研究,调取工商卷宗、操作申请破产等程序来核实公司的出资和资产情况,历史开奖记录查询智能看是否有机会追究股东责任来实现债务,不然有可能还会造成几年前的局面。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治理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有安全隐患、无证无照、‘应试’倾向、超纲教学”等6类突出问题。

  半年之后,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8月22日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为校外培训发展再上“紧箍”,对办学硬件设施、师资、分支机构审批方面提出更加规范的要求。其中,明确规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此项要求便是与培训机构跑路时间屡发、卷走家长大额预付款有关。

  “预付式消费一直是维权热点,横跨很多行业,监管难、维权难,群体性消费投诉多发。”2018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中,列出了8类投诉热点,预付式消费则是其中一类。

  校外培训机构一次性交半年、一年学费的情况并不少见,此类违规行为给消费者带来了极大隐患。

  近年来,教育类培训机构倒闭、破产、跑路现象频频出现,导致大量消费者预付费无法退还,维权无门。今年2月,多名学员反映,北京博学教育公司大门紧闭,工作人员疑似“跑路”。去年10月,主打小初高学生在线培训的上海理优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被曝停课,员工工资被拖欠,学员费用无法退还。